平码四连肖高手论坛

高手论坛 > 平码四连肖高手论坛 >

神医毒妃秦舒五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9-09-1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神医毒妃-第五十五章 诡异莫离感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努力的瞪大了眼睛瞪回去,眼神传达自己的意思:“我没有拒绝!爷爷的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难道竟然有人敢冒充我莫神医?”

  秦舒也不相信莫离会做出那种脑残的事情来,跟顾家搭上线可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事情,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拒绝。

  顾少霖将两个人的“眉目传情”完全的收尽眼底,握着白瓷茶杯的手紧了紧,手指骨节凸显了出来:“不说我了,五哥呢?听说上头有意赐婚?” 顾少松顿时好像一口吞了只苍蝇,露出了明显的厌恶抗拒之色:“连你都听到风声了?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侍卫,居然也有这么抢手的时候。”

  “小小的侍卫?”顾少霖微微一笑,侍卫官职是不大,可是也得看看是谁的侍卫,天子近卫,那可不是一般人。

  “最近赐婚好像忽然不值钱起来了。”看出顾少松的心情抑郁,顾少霖微笑举杯:“以茶代酒,希望兄长早日摆脱烦恼。”

  “谢了!”顾少松也不客气:“说的是,居然连安阳候那样的人都能得到二次赐婚,这次居然还是攘夷将军田仁志之女。”

  原配夫人只不过是太后身边出来的女官,就算得宠,身份上也不足以跟后面这位武将之女相比较,田姑娘出身尊贵却要给人做填房,原配夫人出身还比自己低,心情该是何等纠结。

  太后一派吃亏就吃亏在他们没有手握军权的将领支持,一旦将来起了冲突,没有军权那就没有任何的掌控权,攘夷将军就是他们拉拢的一个重要对象。

  “那老妖婆脑残了吗?”莫离用手沾了茶水在桌面上快速写字:“叫将军之女去给人做填房?这是拉拢还是推离?” 秦舒有些惊讶的看着桌面上规整干净的字迹,跟那手札上满篇的鬼画符完全看不出任何相似之处来,真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写出来的。

  身为二十一世纪穿越者的莫离泪目表示,毛笔字神马的,真是太考验人的能耐了!

  “或许攘夷将军早就已经投靠了太后,所谓的赐婚只不过是个形式。”秦舒也在桌面上写字,写完之后立刻就抹掉,免得被另外的人看到徒生事端。

  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这样交谈着,却不知道两人的举动已经完全落进了别人的视线当中,虽然看不清楚两人究竟写了什么内容,不过这样亲密的举动还是让某个人感觉到了由衷的不爽。

  “咔嚓!”白瓷茶杯被放在桌面上,因为力度微大了点儿,发出了一声清晰地声音,里面的茶水险些溅出来。

  顾少松惊讶的看着他:“你脸色不太好看,不舒服吗?莫神医是吗?你放心,五哥就算是绑也要把他绑来!”

  顾少霖眼神之中掠过一丝奇怪的情绪,仿佛是了然,又像是愤怒,垂下头去,略显苍白的脸上长长的睫毛犹如小扇子一般:“五哥不用为我担心,病了这么多年了,不是也挺过来了。对了,母亲她们去上香,途中居然遇到劫匪,这件事情已经有定案了吗?”

  “五城兵马司那边只查出来那伙人的来历,就是一个专门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组织,幕后指使者是谁不清楚,不过好像是冲着你那未过门的媳妇去的。”顾少松想起秦舒来,眼神暗沉了一下,那是他难得有好感的女孩子,只是事到如今,已经注定无缘了:“我想不出来谁会大费周章的买凶针对她。”

  顾少霖凤眸向旁边扫了一眼,刚好看到莫离一脸激动的用手按着秦舒的脑袋,另一手迅速的在桌子上写字,眼眸之中迅速的掠过一丝杀气。

  背对着他的莫离顿时浑身一僵,转动着脑袋四处观望了一下,却没发现让自己浑身冷飕飕直冒冷汗的缘由,咂咂嘴,伸手给自己把脉:“奇了怪了,怎么总是感觉好冷?”

  秦舒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还好她绑的比较紧,没有被莫离给弄乱了,听了莫离的疑问忍不住想要翻白眼,这家伙怎么会如此迟钝?他难道没有发现从顾少霖出现开始,他们俩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吗?

  顾少霖的目光与秦舒正面接触,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随后顾少霖勾魂摄魄的凤眸微微一弯,笑意如泉水般流淌出来,秦舒霎时控制不住的红了脸。

  “啪!”一声脆响打破了二楼上的一片安静,被顾少霖笑容所震撼住的某位茶客心神恍惚之下手中的茶杯脱手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声音惊醒了其他同样被震住的客人们。

  秦舒猛然反应过来,迅速低下头去,脸上迅速蔓延开一抹红色,真丢脸!居然被一个男人的笑容给迷的心神恍惚。顾少霖这家伙,可真是个天生的妖孽!

  莫离愤恨的嘟囔一声:“一个男人长成这个样子,还让别人怎么活?你可要挺住,不要被美色所迷,要不然以后可就真的被这个男人给吃定了。”

  他们的计划可是利用顾家离开秦家,再用治好顾少霖作为交换脱离顾家,顺利达成海阔天空的目的的。

  “知道了知道了,工作狂。”莫离无奈的摇摇头,真是个不懂得享受的劳碌命:“不就是去采药吗?跟着我走吧!”

  “怎么了?对那两个人感兴趣?”顾少松其实也早就看出来了,那边两个人不像是普通人,这样出色的样貌,不可能籍籍无名,可是他这个京城地头蛇都从来没见过:“那两个人恐怕不是京城的。”

  太后赐婚一下,保皇派和太后派之间的针锋相对越发明显了,朝堂上后宫里都充斥着一股火药味,这个时候忽然在京城里出现这样的陌生人,顾少松皱起眉头,提高了警惕。

  顾少霖却有些心不在焉,采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京城附近能够采药的地方就只有一个吧,被称为魔鬼出没之地的阴山。

  阴山原本不叫阴山,它曾经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玉女峰,因为远远看过去那座山的样子就像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人,只是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频频流传着玉女峰出现可怕魔鬼的传闻,进山采药的、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探险的,进去多少都是有去无回,逐渐就产生了阴森森的形象,被称为阴山了。

  那个女人,居然要去那种鬼地方采药?顾少霖手指一用力,精致薄胎的白瓷茶杯啪的一声被捏成碎片。

  对上顾少松惊疑不定的眼神,顾少霖用手帕缓缓的擦干净了手:“我忽然想起来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改日再陪五哥喝茶,先告辞了。”


今天晚上开什么生肖| 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 香港正版挂牌| 448449.com| 449999白小姐开奖记录| 马会开开奖结果| 吉星高照论坛| 8722香港挂牌| 香港现场报码室| 五湖四海全讯网一站| 本港台现场报码挂牌| 本港台直播开奖结果|